香港證監會發布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監管指引意味著什么?(附全文)

財經
  • 小蔥區塊鏈
  • 2019-11-07 15:47

北京時間昨天(11月6日)中午,消息人士向媒體透露,中國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擬發布虛擬資產交易所申請細節,該監管機構曾在2017年9月發布有關首次代幣發行的聲明、2019年3月發布有關證券型代幣發行的聲明,旨在明確加密貨幣監管舉措。

中國香港證監會(SFC)主席歐達禮(Ashley Ian Alder)出席香港金融科技周并發表演講時表示,香港證監會今天晚些時候會發布新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監管指引,他提前透露了一新指引的細節。歐達禮表示,新的監管框架將會對掛牌代幣進行監管。不過,他強調,這些監管適用于證券類代幣,任何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只要存在證券類代幣代幣掛牌交易,就適用于該監管條例。他表示,香港證監會將向數字資產交易所發放牌照;新的監管條例將涉及反洗錢、市場操縱、公平交易等問題的監管,會要求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為潛在風險提供保險撥備。歐達禮同時表示,非證券類交易不適用新條例。

自從中國政府在2017年正式實行加密貨幣交易禁令以來,內地的大量交易員在過去兩年時間里,已轉戰香港地區的加密貨幣交易市場。有消息稱,許多中國投資者為了投資加密貨幣或者進行加密貨幣交易,都是在承受了一定比例溢價的情況下,通過香港的一些場外交易平臺購入USDT等穩定幣,進而參與到加密貨幣市場的交易之中。

而隨著新的新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監管指引出臺,無疑將為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在香港運營的強大法律基礎,這有望幫助加密貨幣交易平臺解決此前面臨的銀行相關服務的難題。

Primitive Ventures創始人Dovey Wan分析指出,新規的出臺對于像火幣這樣的中國投資者較為青睞的交易所將提供非常直接的利好??紤]到火幣已經在香港交易所公開上市,新規的落地有望幫助它們成為首家合法化的中國加密貨幣交易所。

總部位于香港的區塊鏈及加密貨幣某投資基金創始合伙人朱沛宗(Jehan Chu)也在第一時間表示,香港證監會發布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監管條例的舉措將讓加密貨幣市場走向合法化邁進一大步,加之中國內地在央行電子貨幣方面的推進,這對加密貨幣市場的發展意義重大。該舉動將為數千億機構資金安全進入加密貨幣市場掃清道路。

除此以外,新規預計也將對一些香港交易所產生積極影響,尤其是那些用戶主要集中在中國大陸的交易所。這也意味著,隨著香港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被允許在明確的監管框架下穩定運營,中國的投資者將獲得一個更加安全可靠的加密貨幣投資環境。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地區的這項新政在一定程度上與大陸的態度再度產生了背離,雖然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中國政府明確表達了大力推動區塊鏈技術落地的決心,但是對于加密貨幣的交易和炒作方面仍然持較為堅定的抵制態度?!度嗣袢請蟆吩?1月4日發表的文章《區塊鏈,換道超車的突破口》中仍明確表示,區塊鏈技術創新不等于炒作虛擬貨幣,應防止那種利用區塊鏈炒作空氣幣等行為。

此外,香港地區在一年前推出的另一項加密貨幣相關規定的也推行地極為緩慢,在香港證監會于2018年11月正式推出有關加密貨幣投資基金的標準以來,整整一年時間里仍然只有總部位于香港的Diginex一家公司成功達到了這一標準。據路透報道,已經有不少加密貨幣投資基金開始“逃離”香港。

監管指引全文如下:

第 I 部—證監會對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監管方針

1.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于 2018 年 11 月 1 日公布了一套可能規管虛擬資產 交易平臺的概念性框架,并表示證監會將考慮是否適宜根據其現有權力向平臺營運者發牌 和對它們作出規管。

2. 在發出該公布后,證監會與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會面,討論它們的業務和說明證監會的監管要求。經深入審視虛擬資產交易的技術、營運及其他范疇后,證監會得出的結論是,某些提供證券型及非證券型代幣交易服務的中央平臺將適宜受到本立場書所載列的框架所規管。

3. 證監會因而就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采納了一套與適用于持牌證券經紀商及自動化交易場所的標準相若的嚴格監管標準,藉此處理涉及穩妥保管資產、認識你的客戶、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市場操縱、會計及審計、風險管理、利益沖突和接納虛擬資產進行買賣方面的主要監管關注事項。證監會將僅會向能夠符合預期標準的平臺批出牌照。

4. 然而,必須闡明的是,證監會并無權向僅買賣非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的平臺發牌或對其作出監管。由于此類虛擬資產并不屬于《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證券”或“期貨合約”, 故此由這些平臺所經營的業務并不構成該條例下的“受規管業務”。這說明了為何在現行 的監管框架下,只有向客戶提供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交易服務的平臺,才屬于證監會的 監管范圍。

5. 選擇將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納入買賣范圍的平臺一經獲發牌,投資者便能輕易區分受規管和不受規管的平臺,此乃本立場書所述的新監管框架的一大特點。然而,證監會明白, 很多虛擬資產都是高投機性及波動不穩,而且許多都不具任何實際價值,不論它們是在受 規管或不受規管的平臺上買賣,皆是如此。投資者應該只在全面了解和有能力管理有關風 險的情況下,才參與虛擬資產交易。

6. 證監會亦謹此表明,即使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獲證監會發牌并受其監管,在該平臺上買賣的虛擬資產并不受適用于以傳統方式銷售“證券”或“集體投資計劃”的任何認可或招股章程登記條文所規限。本港并無適用于非證券型虛擬資產要約的其他強制披露規定。此外,即使在持牌平臺上買賣的虛擬資產屬證券型代幣,但只要該代幣僅售予專業投資者, 則不會受到香港的投資要約認可程序和招股章程登記制度所規限。

7. 同樣必須注意的是,《證券及期貨條例》第 XIII 及 XIV 部雖讓證監會能夠對證券及期貨市場的市場失當行為采取行動,但這并不適用于持牌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理由是此類平臺并非認可證券或期貨市場,而且有關虛擬資產并非在該市場上市或買賣的“證券”或“期貨 合約”。

8. 現時于香港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達數十個,在投資者保障方面引起了嚴重關注。部分平臺可能決定不會在新的監管框架下向證監會申領牌照。這是它們的自由選擇,只要它們能確保在其平臺上買賣的虛擬資產并非《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證券”或“期貨合約”即可。它們可能認為,證監會的監管要求過于繁重,以及它們寧愿經營完全不受規管的業 務。鑒于證監會的監管權力上的限制,證監會本可決定暫緩就日益盛行的虛擬資產交易平 臺制定任何監管對策,以待新法例訂立后更全面地處理發展蓬勃的虛擬資產業。然而,即使面對固有的限制,證監會仍決定在現時采取行動顯然符合公眾利益,讓投資者能夠選擇在同意受證監會現時采納的框架規管及監管的平臺上進行買賣。

9. 盡管本文件所識別的部分監管缺口僅可透過修例方式解決,但證監會已為愿意并有能力領取牌照的平臺,制定一套與適用于持牌證券經紀商及自動化交易場所的標準相若的嚴格標準。然而,證監會將繼續監察市場發展,并與香港政府共同探討長遠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10. 上文所述的監管標準會在本文件第 III部詳述。證監會歡迎致力于并有能力遵守發牌準則和持續操守規定的平臺營運者申領牌照。持牌平臺亦將會被納入證監會監管沙盒,在一段期間內接受密切及嚴謹的監管。

11. 主要的發牌條件包括規定平臺營運者僅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其服務,必須制定嚴格的納入 準則以篩選可在其平臺買賣的虛擬資產,以及僅向充分認識虛擬資產的客戶提供服務。此 外,平臺營運者將須采用信譽良好的外間市場監察系統,以補足其本身的市場監察政策及 監控措施。平臺營運者亦應確保,就保管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而投購的保險時刻生效。

12. 采納新的監管框架將有助證監會能夠透過與不斷演變及發展迅速的業界進行緊密的監察互動,從而制定其未來監管策略。

第 II 部—背景

A. 全球環境

13. 虛擬資產以數碼形式來表達價值,亦稱作“加密貨幣”、“加密資產”或“數碼代幣”。全球的虛擬資產的總市值現時估計介乎于 2,000億美元至 3,000 億美元之間,并有約 3,000 種數碼代幣及超過 200 個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盡管于 2019 年經歷了一段波動劇烈 的時期,但并無跡象顯示虛擬資產市場將會式微。

14. 雖然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簡稱 ICO)的熱潮似乎有所減退,但其他形式的 虛擬資產集資活動卻受到青睞。舉例來說,證券型代幣發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簡 稱 STO)一般具備傳統證券銷售屬性,但當中涉及運用區塊鏈技術以數碼形式來表達資產 擁有權或經濟權利。首次交易所發行(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簡稱 IEO)亦顯著增加。IEO一般涉及運用區塊鏈技術在某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上獨家推出代幣首次發行及銷售。據 報,2019 年第二季經 IEO 籌集的資金總額超過 14 億美元。

15. 現時,有另一類普遍稱為“穩定幣(stablecoin)”的虛擬資產。穩定幣通常聲稱設有一套 尋求以法定貨幣、商品或一籃子加密貨幣作為后盾的機制,藉以穩定該幣的價值。這些虛 擬資產已引起全球央行及金融監管機構在監管方面的重大關注,尤其是若此類虛擬資產旨 在于全球采用。

16. 其他虛擬資產投資產品亦應運而生。自 2017 年以來,美國具規模的交易所相繼銷售比特幣期貨,而這些交易所均受到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ommodity Futures Trading Commission)規管。證監會亦留意到,其他形式的虛擬資產衍生工具(包括加密貨幣期 權、掉期及差價合約)有所增加。這些只是其中數個例子,從中可見虛擬資產的領域正在 如何逐步伸延至金融市場,和進入某些證券監管制度的范疇。

17. 此外,隨著愈來愈多傳統金融機構及服務供貨商進場,虛擬資產的生態系統正在穩定擴張及變得更加復雜,提供的服務可比擬傳統主流金融機構。舉例來說,多個傳統保管人正研 究提供加密保管人服務或科技方案。為應付虛擬資產公司的需求,四大會計師事務所已將 服務范圍擴展至此范疇。具規模的保險公司及保險經紀對于向虛擬資產業提供保險保障及服務,所抱持的態度愈見開放。再者,多家傳統金融機構正研究利用私人區塊鏈開發自家 的加密貨幣,以便進行實時及跨境的資金調撥。

18. 證監會在《11 月 1 日聲明》中詳細闡明虛擬資產涉及的風險,當中部分是因虛擬資產的固 有性質所致。有關風險包括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欺詐、波動性、流動性和市場操縱 及違規的風險。該聲明亦重點說明營運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特定固有風險。由于部分平臺 的設計旨在刻意脫離任何監管制度的范圍,故不受任何監管標準所規限。這些平臺不但對投資者的保障嚴重不足,在穩妥保管資產及網絡保安方面亦引起重大關注。平臺運作中斷時有發生,一直以來不時都有平臺遭受黑客入侵,以致投資者蒙受重大損失的報道。此外,平臺的交易規則可能欠缺透明度及公平性。

19. 近年,國際標準制定機構一直密切監察并探討如何應對虛擬資產涉及的風險。雖然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的評估仍指虛擬資產并未對全球金融穩定帶來重大 風險,但各證券監管機構目前已有共識,認為虛擬資產帶來與投資者保障有關的政策問題。雖然國際證券事務監察委員會組織(國際證監會組織)于 2019 年 5 月發表的咨詢報告,并未就加密資產是否屬于證券監管機構的監管范圍作出定論,但該報告已為對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上的交易活動具有法律監管權限的司法管轄區列出了多個主要考慮因素及建議一系列相應措施。

20. 各地證券監管機構亦采取了不同對策。部分司法管轄區禁止虛擬資產活動,其他則為此類活動設立了專門的監管制度。多個司法管轄區采取較細致的處理方法,例如將代幣分門別 類,并指明哪些類別屬于其現有制度的范圍內。還有一些司法管轄區仍采取觀望態度。

B. 證監會對虛擬資產采取的監管方針

21. 公眾可透過數種途徑(包括 ICO、投資基金、中央交易平臺及場外交易柜臺)進行虛擬資 產交易。一如主要司法管轄區的其他證券監管機構,證監會最初采取的方針是厘清虛擬資 產和涉及這些資產的某些特定活動將如何受到其現有監管制度所規管。此方針需要按照每 一種代幣的條款及特點進行分類,而有關條款及特點或會隨時間而演變。就此,證監會發 出了多份聲明及通函,闡明其在監管方面的立場,并且加強了投資者教育和對涉嫌犯有 失當行為的人士采取監管行動。經過上述措施后,香港的 ICO 活動有所減少,而在某些個案中,發行人取消了 ICO 交易。證券型代幣亦已從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下架,而香港投資者已被拒絕參與 ICO 或在虛擬資產平臺上進行 ICO 交易。

22. 然而,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已覓得可在證監會及香港其他監管機構的監管范圍外營運的方式?,F時在香港設有業務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有數十家,當中包括一些世界較大型的平臺。部分平臺提供虛擬資產期貨合約交易,而此類合約因波動不穩及高度杠桿化而涉 及極高風險。

23. 證監會于 2018 年 11 月決定采取一套新的方針,務求根據其現有權力將部分牽涉廣大投資者的虛擬資產活動納入其監管范圍內。

24. 此方針的第一部分所針對的是全部或局部投資于虛擬資產的基金的管理及分銷層面。證監會持牌投資組織者公司如有意將混合投資組合中超過 10%投資于虛擬資產,便需遵守 《11 月 1 日聲明》所列明的額外規定。證監會亦在另一份通函中,列明分銷虛擬資產 基金的持牌法團應達到的標準。上述措施帶來的綜合效果是,將可讓投資者權益在基金管理層面或分銷層面或同時在這兩個層面上得到保障。

25. 第二部分所處理的是中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即本文件所環繞的主題。本會在《11 月 1 日 聲明》中建議的監管框架,乃適用于在香港營運且買賣的虛擬資產包括至少一種證券型代 幣的中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

26. 在發出該公布后,證監會與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會面,了解討論它們營運情況和說明 證監會的監管要求。證監會曾邀請交投活躍、客源廣大、在本地設有重大業務及具有穩健 企業管治架構的平臺參與更深入的討論,并對它們遵守有關預期規定的能力作出了評估。

27. 在自動化交易場所或股票及期貨交易所,投資者是透過持牌中介人進行交易的,但虛擬資 產交易平臺卻有所不同,它們是直接與公眾接洽的。有鑒于此,并經完成探索分析后,證 監會得出的結論是,可參照持牌自動化交易服務供貨商或經紀商所須達到的標準,對某些類別的中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施以相若的監管標準。因此,證監會將會開始接受致力于并 有能力遵守預期發牌準則和持續操守規定的平臺營運者提交的牌照申請。

28. 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監管框架會于第 III部詳細討論。

29. 另外,證監會今天發表了一份聲明,表明銷售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平臺有可能違反香港法 例,而由于此類期貨合約附帶極大風險,投資者在投資時應保持警覺。

第 III 部—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監管框架

A. 發牌及監管

30. 下文會詳細闡述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監管框架。在該框架下的監管標準以適用于持牌自 動化交易服務供貨商及證券經紀商的現行規定為基準并與這些規定相若,而且符合國際證 監會組織的咨詢報告所列明的標準。

發牌制度

31. 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通常提供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正如《11 月 1 日聲明》及本文件所述,中央平臺營運者的活動如僅提供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服務,便不屬于證監會的管轄范圍。有鑒于此,證監會引入監管框架,旨在將有意獲發牌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納入其監管范圍。

32. 證監會獲賦權向進行《證券及期貨條例》所界定的“受規管活動”的人士批給牌照。在 該監管框架下,平臺營運者如在香港營辦中央網上交易平臺,并在其平臺上提供至少一種 證券型代幣的交易,便會屬于證監會的管轄范圍內,并須領有第 1 類(證券交易)及第 7 類(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受規管活動的牌照。在合資格的平臺營運者符合其他發牌規定 (包括適當人選準則)的情況下,證監會可向其批出牌照,以經營虛擬資產交易的業務。

33. 在此階段,證監會將致力對提供虛擬資產交易、結算及交收服務并對投資者資產有控制權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即中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進行規管。如平臺僅就直接點對點市場提供交易服務,而其投資者通常保留其本身資產(不論是法定貨幣或虛擬資產)的控制權,證監會便不會接納這些平臺的牌照申請。如平臺為客戶進行虛擬資產交易(包括傳送買賣指示)但其本身并無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本會亦不會接納它們的牌照申請。

監管制度

34. 平臺一經獲發牌,其基礎設施、核心適當人選資格及進行虛擬資產交易活動的情況應被視 作為整體來考慮。雖然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活動并不屬于“受規管活動”,但只要平臺牽 涉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活動(即使只占其業務的一小部分),證監會的監管領域即覆蓋該平 臺營運的所有相關范疇。

35. 涉及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活動與涉及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活動可能互相混合,并構成綜合業 務的一部分。

36. 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第 116 條,除非牌照申請人為適當人選,否則證監會必須拒絕批給牌照。在考慮某人的適當人選資格(不論是最初階段或作為持續要求)時,證監會根據該條例第 129 條可同時考慮有關法團的任何其他業務的狀況。故此,本會將會考慮持牌人經營非證券型代幣業務的方式,理由是這可能會對持牌人進行受規管活動的適當人選資格造成影響。此做法亦已在該條例第 180 條所載列的證監會監管權力中反映。有關監管權力的范圍延伸至就任何與可能影響持牌法團業務的任何交易或活動有關的紀錄及文件進行查閱及查訊。

37. 因此,證監會在審核平臺營運者的牌照申請時,將會考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經營其整體虛 擬資產交易業務的方式,尤其是該營運者有否遵從(或是否愿意及有能力遵從)監管標 準。

38. 有鑒于此,申領牌照的平臺營運者應知悉,其在經營虛擬資產交易業務時,不論當中所涉及的是證券型代幣或是非證券型代幣,以及不論該業務是否在其平臺上進行,都應遵從所有相關監管規定。

39. 此外,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運者確保,其公司集團積極向香港投資者推廣或在香港進行 的所有虛擬資產交易業務活動(簡稱有關活動),是在獲證監會發牌的單一法律實體下進行,而當中包括在平臺及非平臺進行的所有虛擬資產交易,以及純粹為提供有關交易服務而進行的任何活動。將有關活動全部局限在單一法律實體之內,一方面可讓證監會實行全面的監察,另一方面亦可盡量減低業務中有哪些部分是獲證監會發牌并受其監管的任何不確定性。

B. 監管標準

發牌條件

40. 如證監會決定向合資格平臺營運者批給牌照,便會施加發牌條件,以處理與其營運相關的 特定風險??赡芨鶕蹲C券及期貨條例》第 116(6)條施加的發牌條件載列如下:  (a) 持牌人只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皩I投資者”一詞的定義見《證券及期 貨條例》附表 1 第 1 部第 1 條及《證券及期貨 ( 專業投資者 ) 規則》。

(b) 持牌人必須遵從隨附的“適用于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的條款及條件”(經 不時修訂)。

(c) 持牌人必須就任何引入或提供新增或附帶服務或活動或對現有服務或活動作出 重大改變的計劃或建議,取得證監會的事先書面批準。

(d) 持牌人必須就任何在其交易平臺增添任何產品的計劃或建議,取得證監會的事 先書面批準。

(e) 持牌人必須就其 業務活動以證監會訂明的格式每月向證監會提供報告 。有關報 告必須 在每 個歷 月結束后兩個星期內 及另外應證監會的 要求呈交給證監會 。

(f) 持牌人必須委聘一家證監會可接受的獨立專業公司,以對持牌人的活動及營運 進行年度檢視,及編制一份確認其已遵從發牌條件和所有相關法律及監管規定的報 告。首份報告必須在牌照獲批準的日期起計 18 個月內呈交給證監會,其后的報告應在 每個財政年度結束后四個月內及另外應證監會的要求呈交給證監會 。

41. 持牌平臺營運者在進行任何有關活動時,必須遵循對其施加的所有發牌條件。一旦違反任 何發牌條件,將被視為《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第 IX 部的“失當行為”,并可能會對平臺營 運者繼續持牌的適當人選資格構成負面影響,以及可能導致證監會采取紀律行動(例如撤 銷牌照、公開譴責或罰款)。

適用于虛擬資產平臺營運者的條款及條件

42. 如上文所述,其中一項發牌條件將要求平臺營運者遵從訂明的條款及條件。有關發牌條件 和條款及條件載于本文件附錄 1,而當中列明的標準主要針對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在進行有 關活動時的運作安排。

43. 有關條款及條件乃按照以下基準制定:

a. 平臺營運者一經獲發牌,即為持牌法團,并須遵守《證券及期貨條例》及其附屬法 例的有關條文。平臺營運者在進行任何有關活動時,亦須遵守載于《操守準則》及證監會不時發出的指引、通函和常見問題內的所有相關監管規定。

b. 由于部分現行規定明確提述“證券”及“受規管活動”,故證監會已對有關規定作出修改并加入有關條款及條件,務求將相同或類似的概念應用到進行有關活動的情況。

c. 除了上述現行規定外,證監會亦因應虛擬資產的獨有特點及當中所涉及的科技,加入了額外規定。

44. 主要的條款及條件載列如下。

穩妥保管資產

45. 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不只是撮合買賣雙方的市場,亦同時代表其客戶持有虛擬資產。

46. 證監會認為,任何尋求領取牌照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所采納的營運架構及所采用的科技, 都應確保與證券業的傳統金融機構一樣,向客戶提供同等的保障。

信托架構

47. 平臺營運者應透過一家公司以信托方式為其客戶持有客戶資產,而該公司須為(i)該平臺營 運者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的“有聯系實體”;(ii)在香港成立為法團;(iii)持有《打擊洗 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條例》(第 615 章)所指的“信托或公司服務提供商牌照”;及(iv) 該平臺營運者全資擁有的附屬公司(“有聯系實體”)。此規定應有助保障客戶虛擬資 產,并確保這些資產與該平臺的資產獲妥善分隔。

48. 對于虛擬資產在香港法例下是否構成“財產”,現時存在一定程度的不確定性。法庭至今 未有就此問題作出任何裁定。虛擬資產在法律上的分類或會對客戶在破產清盤法律程序中 的權利造成影響。雖然此不確定因素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決,但證監會認為,這不會阻礙現 階段實施的監管框架。與此同時,本會將要求,如獲發牌,平臺營運者便須向其客戶全面 披露任何重大的法律不確定因素,尤其是與客戶就其在平臺上買賣的虛擬資產可能擁有的 任何法律申索權的性質有關的不確定因素。

49. 投資者應留意,雖然與保管虛擬資產有關的某些風險應有可能得以紓減,但仍會有其他風 險存在,尤其是與網絡攻擊(例如遭黑客入侵)有關的風險。

線上及線下錢包

50. 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設立和實施書面內部政策及管治程序,以確保遵 從與保管客戶虛擬資產有關的規定。舉例來說,“在線錢包”儲存方式指虛擬資產的私人密匙儲存在網上的做法,因此很容易受到遭黑客入侵和社交工程(例如偽冒詐騙)等外來 威脅?!熬€下錢包”儲存方式指私人密匙以脫機方式(即沒有接達互聯網)儲存的做法, 因此較為安全。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運者確保其(或其有聯系實體)把 98%的客戶虛擬資 產儲存在線下錢包,并把其在在線錢包持有的客戶虛擬資產局限于不超過 2%。平臺營運 者及其有聯系實體亦應盡量減少從持有大部分客戶虛擬資產的線下錢包中撥出資產進行交 易。

51. 此外,鑒于虛擬資產的獨有特點,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應設有詳盡的程序,從操作 及技術角度處理硬分叉(hard fork)或空投(air drop)等事件。

52. 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亦應就處理客戶虛擬資產的提存要求制定充分的程序,以防止 因盜竊、欺詐及其他不誠實行為、專業上的失當行為或不作為而引致的損失。

保險

53. 一旦有黑客入侵,投資者往往難以追討損失。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運者確保所投購的保險時刻有效,而其保障范圍應涵蓋保管以在線儲存方式持有客戶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全面保障),及保管以線下儲存方式持有客戶虛擬資產所涉及的風險(絕大部分保障,例如 95%)。

私人密匙管理

54. 存取和保管虛擬資產需透過利用私人密匙以數碼方式簽署交易,方能進行。故此,保管虛擬資產基本上講求的是穩妥管理有關私人密匙。證監會認為,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在管理私人密鑰方面應設立并實施嚴格的內部監控措施及管治程序,以確保安全地產生、 儲存及備份所有加密種子及密鑰。

55. 有關保管客戶資產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7.1 至 7.19 段。認識你的客戶

56. 平臺營運者應遵守適用于持牌法團的認識你的客戶的規定,并應取一切合理步驟,以確立 其每位客戶的真實和全部身分、財政狀況、投資經驗及投資目標。

57. 有別于傳統證券交易場所,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可讓投資者直接進入。輕易進入交易平臺, 加上虛擬資產的復雜性及固有風險,引起了重大的投資者保障問題。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 運者在向客戶24提供任何服務前,應確??蛻魧μ摂M資產有充分認識(包括對虛擬資產所 涉及的相關風險有所認識)。

58. 若客戶沒有具備有關認識,平臺營運者只可在已向客戶提供培訓及已查詢客戶的個人狀 況,以確保其提供的服務是適合該客戶的前提下,向客戶提供服務。

59. 平臺營運者亦應以透過參照客戶的財政狀況來設定交易限額或持倉限額(或兩者)的方式 評估集中風險,以確??蛻粲凶銐虻膬糍Y產來承擔風險和可能招致的交易損失。

60. 有關認識你的客戶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6.6 至 6.10 段。

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

61. 由于許多虛擬資產都是以匿名方式買賣,因此通常會引致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風險。證監會期望,平臺營運者應設立和實施充分及適當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政策、 程序和監控措施(統稱為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系統),以便充分管理有關風險。

62. 平臺營運者亦應參照證監會發出的任何新指引及財務行動特別組織(特別組織)建議中適用于虛擬資產相關活動的最新內容(例如第 15 項建議的注釋及《適用于虛擬資產及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的風險為本方法指引》(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irtual Asset Service Providers)),定期檢視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 系統的成效,并在適當情況下采取加強措施。

63. 平臺營運者可運用虛擬資產追蹤工具,以便平臺能夠追索特定虛擬資產在區塊鏈上的紀 錄。這些工具能支持多種常見的虛擬資產,可將交易紀錄與收錄了涉及犯罪活動的已知地 址(例如用于勒索軟件攻擊、洗錢或暗網交易的地址)的數據庫進行比對,并將識別到的 交易標示出來。在出現這些交易時,平臺可拒絕與所涉及的人士建立客戶業務關系。

64. 平臺營運者在采納這些追蹤工具時,應謹記其在履行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義務方面負有首要責任,并須留意回溯追蹤工具的檢索范圍有限,而其成效可能會因專門為擾亂交易紀錄而設計的匿名加強技術或機制(包括混合服務及私隱幣(privacy coin))而減弱。

65. 有關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系統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13.1至 13.2 段。

預防市場操縱及違規活動

66. 據報,市場操縱及違規活動在虛擬資產世界相當普遍,而當中最常采用的方式與就其他資 產種類所運用的方式并無重大分別,例如幌騙(spoofing)、層迭法(layering)及“唱高 散貨”的騙局(pump-and-dump scheme)。

67. 證監會認為,平臺營運者應為適當監察其平臺上的活動而訂立和實施書面政策及監控措 施,以識別、預防及匯報任何市場操縱或違規交易活動。有關政策及監控措施應涵蓋多個 范疇,其中包括在發現操縱或違規活動后立即采取步驟以限制或暫停買賣(例如暫時凍結 賬戶)。

68. 為偵測傳統資產類別中的市場操縱活動而開發的市場監察工具(獲全球交易所及監管機構經常采用)只要稍作調整,亦可用作監察虛擬資產類別。

69. 作為額外保障措施,平臺營運者應采用由信譽良好的獨立供貨商所提供的有效市場監察系統,以識別、監察、偵測及預防其平臺上出現的任何市場操縱或違規活動,并在有需要時向證監會提供這個系統的接達權,以便其履行本身的監察職能。

70. 有關預防市場操縱及違規活動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5.1 至 5.4 段。會計及審計

71. 證監會將要求平臺營運者應以適當的技能、小心審慎和勤勉盡責的態度,就其財務報表揀選及委任核數師,并應顧及他們為虛擬資產相關業務進行審計方面的經驗和往績紀錄,以及他們為平臺營運者進行審計的能力。

72. 有關會計及審計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12.1 至 12.2段。

風險管理

73. 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將需設立穩健的風險管理框架,使他們能夠識別、衡量、監察及管理因其業務及營運所引致的所有風險。

74. 平臺營運者亦應要求客戶預先將資金注入其賬戶內。只有在少數情況下,證監會或會允許 機構專業投資者在平臺以外進行即日交收的交易。平臺營運者不得向客戶提供任何財務融通以購買虛擬資產。

75. 有關風險管理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8.1至 8.2 段。

利益沖突

76. 一直以來都有報道指,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同時擔任客戶的代理人及為其本身簿冊進行交易的主事交易員。為避免任何潛在或實際利益沖突,平臺營運者如獲發牌,便不應從事自營交易或自營的莊家活動。如平臺計劃采用莊家服務提高其市場的流動性,證監會一般會期望此安排會按公平原則進行,并由獨立外部人士運用正常用戶接達途徑提供。

77. 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系實體亦應設有用來管限雇員就虛擬資產進行交易的政策,以消除、 避免、管理或披露實際或潛在利益沖突。

78. 有關利益沖突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10.1至 10.7段。

供買賣的虛擬資產

79. 平臺營運者應設立一項職能,負責訂立、實施及執行:

a. 載列適用于虛擬資產發行人的責任和限制的規則(例如,就任何建議的硬分叉或空 投、發行人業務的任何重大改變或任何針對發行人的監管行動而通知平臺營運者的 責任);

b. 有關虛擬資產被納入其平臺的準則和應用程序(當中已顧及有關條款及條件所載的 準則);及

c. 有關中止、暫停及撤銷虛擬資產在其平臺買賣的準則,持有該虛擬資產的客戶可行 使的選擇權,及任何通知期。

80. 平臺營運者在將任何虛擬資產納入其平臺上交易之前,應該先對該等虛擬資產進行所有合 理的盡職審查,及確保它們繼續符合所有被納入其平臺的準則。以下是平臺營運者在適用 情況下必須考慮的因素列表(非詳盡無遺):

a. 虛擬資產發行人的管理層或開發團隊的背景;

b. 虛擬資產在平臺營運者提供交易服務的各個司法管轄區的監管狀況,包括虛擬資產 在《證券及期貨條例》下可否銷售和買賣,及監管狀況會否亦影響平臺營運者的監 管責任;

c. 虛擬資產的供求、市場成熟程度及流通性,包括其市值,平均每日成交量,其他平 臺營運者是否亦提供利便該虛擬資產的交易的服務,有沒有相關交易組合(例如法 定貨幣兌虛擬資產),及該虛擬資產已在哪些司法管轄區銷售;

d. 虛擬資產的技術層面,包括該虛擬資產的區塊鏈規程之安全基礎設施,區塊鏈和網 絡的大?。ㄌ貏e是它是否容易遭受 51%攻擊25),及共識算法的類型;

e. 開發團體的活躍水平;

f. 生態系統的普及程度;

g. 發行人所提供的虛擬資產推廣材料應為準確及不具誤導性;

h. 虛擬資產的開發情況,包括其白皮書(如有)所載任何與其有關的項目的結果,及 過往與其歷史和開發情況有關的任何重大事件;及

i. 就屬《證券及期貨條例》所指的“證券”的定義范圍的虛擬資產而言,平臺營運者 應只納入符合以下說明的虛擬資產:(i)有資產支持的;(ii)獲可比較的司法管轄區 (經證監會不時同意)的監管機構批準、視為合資格或注冊的;及(iii)具有 12 個月 的發行后往績紀錄。

81. 有關準許虛擬資產買賣的詳細規定,請參閱有關條款及條件第 4.1 至 4.6段。

第 IV 部—未來路向

82. 由 2019 年 11 月 6 日起,在香港經營中央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并有意在其平臺上就至少一種證券型代幣提供交易服務的公司,可向證監會申領第 1 及 7 類受規管活動的牌照。

83. 申請人必須證明其愿意并有能力遵守本文件所述的監管框架下的預期標準。

84. 鑒于評核過程嚴格,及為了確保預期的監管標準可獲遵守,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提交的牌照 申請所需的處理時間,可能較處理標準牌照申請的時間為長。

85. 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經營者一經獲發牌,將會被置于證監會監管沙盒內。這一般意味將需更 頻密地進行匯報、監察及檢視。通過嚴密監管,證監會將能夠重點指出營運者在內部監控 及風險管理方面應予改善的范疇。

86. 本會要強調的是,本文件所述的部分監管掣肘僅可透過修訂法例的方式解決。證監會將繼 續監察加密資產的演變,并與香港政府共同探討長遠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如有查詢,請聯絡證監會金融科技組(fintech@sfc.hk)。

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中介機構部

來源:小蔥區塊鏈

作者:小蔥

編輯:蕾蕾

圖片來源:

本文鏈接: https://www.southeconomy.com/finance/555.html

免責: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嶺南網原創或編譯,轉載注明“來源:嶺南網”和文章作者,嶺南網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嶺南網立場。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刪除。

聲明:閣下應知本網站的任何內容僅供參考,不能做為投資或行為決策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須謹慎!

相關文章

資訊

原創

薦讀

  • 趙廣軍生命熱線,同舟共濟抗疫情 趙廣軍生命熱線,同舟共濟抗疫情

    趙廣軍帶領黨員干部沖鋒在前,一直負責轄區新冠采樣、檢測、疏導等工作,每天從早上八點一直工作至半夜才回家,每天睡不到五個小時,他的無私奉獻精神,感染了很多志愿者們、愛心人士...

  • 加強孝道培養,體會孝道實踐 加強孝道培養,體會孝道實踐

    中國古代的教育是建立在孝道教育思想基礎之上的,它是一種充滿人文性和道德性的教育,一種以人為中心,以做人為目的的“成人”的教育。...

  • 三方戰略合作 助推國防教育意義深遠 三方戰略合作 助推國防教育意義深遠

    5月13日,在番禺萬達廣場舉行推廣國防教育座談會。

熱門標簽

波多野结衣爽到高潮漏水大喷视频